75小說 > 玄幻魔法 > 魔墜學園錄 > 第111章 女為悅己者容
    陳書書糾結了許久最后還是決定不告訴夏嵐他在孤兒院遇到高冷女的事,并不是他膽小怕事,只是他不想夏嵐知道自己有個姐姐或者妹妹跟赤鬼門走的很近而傷心罷了,有些事情,既然沒法避免,那就順其自然好了。
    而且他現在也是煩的很,因為某個要破除封印的“東西”時常在他耳邊吵個不停。
    “你能閉嘴嗎?”
    忍受許久之后的陳書書終于爆發了,從一開始忌憚新奇到后來的無奈,再到如今的發瘋,就算那聲音再怎么宛轉悠揚,動聽如歌,老在耳朵邊上吵,那也是受不了的。
    “陳,蜀,黍!你說什么?”
    “呃……嵐嵐是你啊,你你聽我解釋,我不是說你啊!”
    面對站在背后柳眉倒豎的夏嵐,陳書書手足無措,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砰!
    辦公室的門緊貼著他的鼻子一下子關了個嚴實,陳書書退后一步,一臉的無奈,這算什么事嘛。
    「嘻嘻。」
    那個少女般銀鈴的笑聲再次出現在耳邊,此時的陳書書直恨不得將她從吊墜里的拉出來一口咬死,管你是神仙還是魔鬼。
    這些天他漸漸地發現了一些變化,這聲音似乎在逐漸成熟,一開始只是像四五歲小女孩般跟他說話,詞藻也比較幼稚簡單,常常喜歡捉弄于他,導致他有過一段時間甚至懷疑這聲音的主人到底還是不是一直以來自己變身的紫姑娘,或者叫花神娘娘。
    直到最近那聲音日趨成熟,如今已然是十三四歲少女的聲音了,古靈精怪的同時,莫名的多出幾分高雅的神韻。
    敲了幾次門都沒反應,看來夏嵐是不會理他了,話說最近這妞的脾氣異常暴躁,也不知道是不是遠方親戚來了。
    陳書書搖搖頭,轉身回去前臺繼續瞌睡。
    「她生氣了。」那聲音兀的在耳邊響起。
    “還用你說?還不都是因為你干的好事!”
    「與我無關。」
    “你還說!”
    「我偏說,嘻嘻。」
    ……
    陳書書就這樣在別人以一種怪異的眼神下自言自語,話到激動處,甚至還會伴隨著跺腳和怒吼。
    中午時分,一位挎著保溫盒的少女進了來,少女穿著樸素,只是一頭柔順的長發染得五彩斑斕的十分顯眼,好在網吧之地,各種“葬愛”家族的高人也不在少數,她這“樸實”的打扮倒也沒惹來什么異樣的眼光。
    少女徑直走向前臺,見陳書書正扒在上面呼呼大睡,也沒打擾,將保溫盒里熱騰騰的飯菜拿了出來蓋上保溫蓋,碗筷用旁邊的熱水清洗一遍后擺好,然后便拿出一本書來坐在陳書書旁邊的凳子上看了起來。
    這一番行為直將周圍正在“奮戰”的網友們看的一愣一愣的,他們跟陳書書關系都不錯,但從來沒見過他身邊何時多出這樣一位“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女友。
    這就好比一個整天鉆在家里無所事事打游戲的死宅,突然有一天帶回來一個溫柔賢惠,天生麗質的美少女,對你說“這是我的女朋友”那般令人吃驚。
    誘人的飯香將陳書書從睡夢中拉了出來,他舒服地伸了個懶腰,正看到李苒坐在身旁埋頭苦讀,不禁感嘆,這丫頭的變化真是太大了,曾幾何時,她還是個不學無術的不良少女,如今這好學的程度,嘿嘿,看來哥們的教育還挺不錯的嘛。
    得意之時不禁瞟了一眼她手上的書,頓時感覺心驚肉跳,冷汗直流,因為這丫頭手上的書叫《一千種死法》。
    她想干什么?這丫頭是不是對我還懷恨在心,一直忍辱負重,然后研究什么時候將我大卸八塊?
    李苒感覺到什么,回過身來見他正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臉色蒼白,額頭還有細密的汗珠,一副活見了鬼的模樣。
    “你看我干嘛?”李苒皺眉。
    “沒,沒什么。”陳書書趕緊移開眼神,一邊手忙腳亂的開飯一邊打哈哈:“難為小苒還親自來給我送飯,其實我的腿傷好的差不多了,中午隨便對付一口就行啦。”
    “我樂意。”李苒小聲了嘟囔了一句,轉過身去繼續看書,只是從側面看,她的臉色似乎有些微紅。
    這時夏嵐抱著胳膊走了出來,平時這個時候是她的飯點,一般都會叫上陳書書一起出去吃一頓,但今天沒想到李苒親自給他送飯來了。
    “嵐嵐,你來得正好,一起吃。”
    陳書書趕緊招手,想借此機會緩解一下之前的尷尬。
    誰知本來在那里看書的李苒突然抬起頭來,盯著陳書書很認真地說道:“我只帶了你一個人的量。”這話雖然是對陳書書說的,但那語氣怎么聽都像是說給夏嵐聽的,以至于兩人都是愣了一愣。
    夏嵐瞪了一眼一臉尷尬的陳書書,擺擺手轉身向外走去,“不必了,你這家伙倒是有兩個好妹妹。”
    剛走到門口時,她又回過頭叮囑起來:“你最近少在外面走動,晚上早點下班吧。我下午有事不來了。”
    陳書書有些愕然,他認識的夏嵐可是很少有這么凝重的時候,最近這妞的表現的確很古怪,不過任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吃過午飯,陳書書也沒急著讓李苒回去,而是領著她去了附近的步行街。
    這里的步行街雖說不算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人流量非常多,各種小吃攤,電玩城應有盡有。
    兩人走的很慢,大部分時候都是陳書書在做介紹,李苒只是跟在他身邊靜靜的聽著,自從經歷過那些事之后,她一改之前的風格,變得寡言少語起來,偶爾甚至有些高冷,就連陳書書都搞不清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
    當然,沒變的依舊是那一身倔脾氣。
    走過一家服裝店,陳書書停了下來,這也是一早就有想法的,縱觀李苒身上,穿的還是可可的衣服,雖然她沒說什么,但陳書書是過意不去的,名牌他買不起,但普通衣服還是可以的。
    服裝店很小,只有一個老板和一個員工,店員笑著迎上來,竟然跟陳書書很熟的樣子。
    “陳哥,給女朋友挑衣服吶?”店員小姑娘打趣道。
    陳書書老臉一紅,小心地瞄了一眼一旁正翻看衣架上衣服的李苒,心里舒了一口氣,果然女人對衣物都是沒抵抗力的。
    “別廢話,小桃,快給我妹挑幾件合身的。”
    “呦,陳哥什么時候又多出一個妹妹?小可可知道嗎?不會是情妹妹吧?”小桃捂著嘴嗤嗤的笑,對于陳書書她顯然熟得很。
    “討打!”陳書書伸手作勢要打。
    小桃“哎呀”一聲尖叫,笑著去給李苒挑衣服了。
    陳書書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發呆,沒一會兒李苒換上了一件新衣服有些忸怩地走到他面前。
    “這件……怎么樣?”
    陳書書眼前一亮,粉紅色的上身t恤搭配百褶裙,身材修長,比起陳可可來,她更為消瘦了些,但渾身散發的那種英氣卻是很獨特。
    一直以來她給人的印象都不好,之前的打扮又是故作成熟,諸多不協調,直到現在,那種青春少女的氣息才表現出來。
    “不錯。”
    陳書書摸著下巴滿意的點點頭。
    “女為悅己者容……”
    “打住!小桃,你再亂說別怪我不客氣。”
    陳書書趕緊打斷一旁準備胡說八道的小桃,他這跟李苒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一點好感,可別葬送在這大嘴巴手上了。
    小桃也不尷尬,向他吐吐粉嫩的小舌頭。
    “得,這件拿下,你再給她選幾件,這方面你是行家。”
    小桃噗嗤一笑,搖搖頭道:“這位美女可比我會挑衣服呢。”
    一旁的李苒瞪她一眼,小桃趕緊捂住嘴巴。
    陳書書看著臉色通紅的李苒進了試衣間,慢慢思考起來,這要說挑衣服,李苒可能還真是行家中的行家,從以前這丫頭穿過各種花里胡哨的名牌衣服就能得知了。
    那她剛剛還問我衣服怎么樣干嘛?
    陳書書突然想到“女為悅己者容”這句話,趕緊把腦海里涌現的想法甩出腦袋,那怎么可能呢?李苒能不恨他就不錯了。
    正是中午時分,步行街上的人流稀疏了許多,此時一輛摩托車飛馳而來,所過之處,人們都紛紛側目,因為坐在上面的人打扮非常奇特,大熱天的,他竟然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就連頭上都帶了一個巨大的頭盔,靴子,手套更是一樣不少,簡直匪夷所思。
    那車子疾馳一陣后停在了一家服裝商店門口,赫然就是陳書書他們所在的那家。
    那高大的男人下了摩托沖了進來,二話不說,直接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套上***,朝著正坐在沙發上發呆的陳書書開了一槍。
    這下就連準備迎上來招呼可人的小桃都嚇傻了,光天化日,槍殺案就發生在她的眼前。
    她第一反應是遇到強盜了,但哪有強盜進來一句話不說先對坐在那兒“人畜無害”的陳書書來一槍的?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