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南漂時代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夜遇
    “帥哥,我能不能坐這這里呢?”
    清吧挺安靜的,所有人說話的聲音都不大,只有輕柔的音樂聲響起。這里沒有猜色子的聲音,也沒有喧囂的音樂的鬧騰。
    劉暢和雷布斯兩人要了個位置,他的保鏢就坐在旁邊警惕的看著。酒吧的人不算很多,沒有那種鬧騰的感覺,危險程度也低很多。
    雷布斯跟酒吧老板認識,他們過來就給單獨安排了個地方。雖然還在一個大廳,但是不用跟其他人混在一起,這樣就更清靜。
    兩人剛叫了酒水,一個穿著有點職業套裙的女人在旁邊觀察了一會后,遲疑著走了過來,然后問向劉暢。
    劉暢最開始的時候沒有吭聲,只是就著燈光靜靜的看了她一眼,特別是看了女人耳朵邊一下。這女人的年紀應該比自己小點,身材很好。
    只是臉上厚厚的妝容遮擋了她的真實面目,看不出她真實的年紀和相貌。雷布斯在一邊沒吭聲,他以為劉暢會拒絕這個女人,畢竟劉暢這人平時就很自律,而且眼前這女人也就是稍稍有點姿色。
    如果劉暢想要女人的話,隨便能找個比這漂亮幾倍的女人。只是沒想到的是,劉暢竟然沒有拒絕!
    “可以!我們兩喝酒也有點無聊,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坐坐。不過等下還有一個朋友過來,這樣沒關系吧?”
    劉暢看了女人一會,看的她有點不自在的時候才回了句。這種清吧,搭訕不過是開始。免費也不太可能,很多時候其實都是要收費的。喝酒不要錢,出去給錢。
    那種撿尸也好,還有免費炮也好,沒那么早,那要到深夜后才會有。而且那一般都不會是女人主動,大部分都要男人主動才有故事。
    女人就是再怎么想,在公眾場所都會裝出一副矜持的樣子,還會把自己裝作很正經。被撿了之后,或者被勾搭上了,那想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了。
    而眼前的女人不算是那種等著被人撿尸的人,更不可能是免費炮。她能湊過來,更多的還是想要有點收入吧。
    “怎么稱呼兩位帥哥呢?”
    見劉暢答應自己坐下來后,女人有點矜持的問道。她覺得這兩人應該很有錢,所以頭腦一發熱就湊了過來。被劉暢看了一番后,她其實就后悔了,只是沒法退下去。
    這會坐一塊,越發覺得兩個人的氣場很大。她周邊都沒有這樣的人,這讓她平時搭訕的那些手段都用不上了。
    “我姓劉,這是雷總。我們從外地過來濱海坐坐,看你挺有眼緣的,你應該不是經常做這個吧?怎么稱呼你?”
    劉暢笑著介紹了下,不過沒說名字。老雷有點詫異的看了眼劉暢,不太明白劉暢怎么會跟一個酒吧的女人說這些。
    他不知道的是,劉暢認識眼前的女人,而且曾經關系很熟。前世劉暢聽人說過,眼前的女人晚上在酒吧呆過,那時劉暢不太相信,現在卻被自己親眼看到了。
    誰也不會想到,眼前這女人其實還是一家公司的會計,一個月能拿四五千塊錢一個月。不僅結了婚,還有孩子。
    “嗯。我叫阿玉。”
    女人很警惕的看了眼劉暢,沒有說自己做什么工作,她不知道的是,劉暢很了解她。如果不是看到她耳朵邊一個明顯的印記,在光線暗淡的酒吧,劉暢還真認不出來。
    這個女人曾經是劉暢的同事,不僅結了婚,還有兩個孩子,還知道她只是因為想買房方便孩子在濱海讀書。首付不夠,然后被人說了下后就做了這個,來錢快。
    這時候有一個很坑爹的名詞,叫學區房。外地過來打工的人,如果沒有濱海戶口,就必須在這里有套房子,要不然孩子就沒法讀公立學校。
    眼前的女人夫妻兩都不是濱海戶口,他們的資格不夠。不是高學歷人才,也不是那種稀缺高等技工人才,暫時入不了這邊的戶口,所以只能去買房。
    讀公立學校的費用很低,要不然去讀私立學校,一個學期沒有一兩萬搞不定。那費用太高,對于他們這個家庭來說,真的很難承受的起。
    一家人的生活費,租房的錢,還有小孩子的開支,一個月隨隨便便就得好幾千。這還是一家人都健健康康,一旦出了點事情,那開支就更高了。
    所以他們必須想法設法買套房子去讀公立學校,能省了房租,也能省孩子的學費,而且自己還多了一個安家的地方。
    而她老公為了多掙錢,基本上平時都不敢怎么休息,天天都在加班。盡管如此,他們的情況依然不樂觀,偏偏房價還在不斷的升。
    這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這幾天劉暢沒少碰上這種事情。只是別人的話,劉暢或許看都懶的看一眼,但是眼前的女人,他還真沒法裝作沒看到。
    阿玉不過是個假名,她不叫阿玉,而是叫林芳。按照南方的稱呼,也是叫阿芳才對,顯然阿芳對自己的某些東西還是有一些防范,擔心被人知道什么。
    前世的劉暢和林芳在一個公司呆過,這是一個性格很好的女人。她老公在一家工廠做設計員,工資在五六千左右。濱海很多工作的工資都不高,這樣的工資要養兩個孩子,還要買房,難度有點大。
    如果沒有碰上,劉暢也不會主動去找。但是碰上了,自己就順手幫下吧,省得她在這個火坑越跳越深,這不是什么好事,就當這個女人曾經幫過自己的還債吧。
    不過劉暢并沒說出來,只是讓林芳跟他們一起坐下來喝酒。喝了一會,老譚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還帶著他兒子幫他開車。看到劉暢身邊多了個女人,老譚也有點詫異。
    他見過劉暢的老婆張雪,這會發現劉暢身邊多了個女人自然驚訝。只不過老譚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神情,什么都沒說。男人嘛,偶爾在外面偷吃了,這也很正常。
    “劉總這次過來濱海玩幾天?”
    老譚坐下來后,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跟雷布斯和劉暢敬了一輪后笑著問道。他兒子不喝酒,在一邊玩著手機,等下負責接送他。這是一個很年輕的年輕人,也不太愛跟陌生人說話。
    “明天下午走吧,上午還要去西區看看。老雷說那邊變化很大,順道去看看。到時我還要在香山呆兩天,到時過鵬城。”
    劉暢跟林芳碰了個杯,然后又跟老譚他們碰了下笑著回道。
    “現在西區的變化確實很大,很多市區的工廠都被遷到那邊去了。那邊現在也在大力開放,新建了不少樓盤。濱海市區現在很少有廠房,都是往東西方向遷,我之前市區的舊廠房,現在也被要求遷到郊區去。”
    說到這個,老譚笑著回道。他當初買下的一小塊地皮,現在市里給了一些補償,然后在東區又劃了一大片地給他,算起來,他還掙了不少。前世他沒有堅持到這個時候,早早的就自己把地皮便宜賣了。
    “劉總明天下午才走,那明天中午我們一起吃個飯怎么樣?要不等下我們去888街吃個宵夜?”
    確定了劉暢的行程,老譚便發出了邀請。這請吃飯他必須拿下來,這樣才能表達自己對劉暢的感激,雖然這個感激很無力,但是這代表了自己的心意。
    “明天中午一起吃飯吧,晚上不吃宵夜了。今天晚上已經吃了不少,現在還在喝著呢。這往南方走一圈,吃吃喝喝就沒停過。”
    劉暢笑笑回道,他沒有吃宵夜的習慣,在家從來不吃。也就是這次出來,才跟韓博他們吃了一次。
    “那行,明天我們就去食神那吃吧。我的新廠房就在那邊,方便些。而且雷總也在那邊,到時我們一起坐坐。”
    見劉暢答應下來,老譚有點小高興。這年頭,能夠劉暢坐一起吃個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很多人花錢也不一定能約的到人。
    “我跟譚總一起走了,他工廠在那邊,正好把我捎過去。你晚上自己安排吧,反正濱海這邊你也熟。”
    幾人喝了會酒,隨便聊了一番。從國外的形勢到國內的情況,從日常生活到房市,幾乎都聊過。看看時間不早了,幾人也沒繼續喝了,而是準備離開。
    雷布斯沒有噌劉暢的車子,他看到劉暢身邊的女人,隱蔽的打趣了下,便跟著老譚他們一起走。
    “行!明天早上再聯系。”
    劉暢沒有去解釋什么,而是跟兩人揮了揮手,然后目送兩人離開。
    “能陪我走走么?你平時做什么工作?”
    等雷布斯他們走了之后,劉暢看了眼身邊的林芳,笑著說道。他也沒說干什么,更沒說等下去哪。
    “嗯,我做財務工作的。劉哥,你們說房價會越來越高,這是真的么?”
    如果是平時的話,碰上這樣的人林芳根本不會跟著走。但是這次林芳發現自己竟然就跟著劉暢走了,然后還湊過去問道,連生意都不想做了。
    “對!如果錢足夠的話,趁早下手。越早越好,要不然市區的房子也好,郊區的房子也好,都會升到一個天價。”
    看了眼面前的女人,劉暢淡淡的回道。就一個房子,造就了多少富豪,也不知道割了多少茬韭菜,這東西太好用了,國內的人也特別好忽悠和坑。
    “劉哥說笑了,我要是有錢的話,也不會出來做這個了。”
    林芳的神色不是很好,她現在就是差了那么點錢,所以才出來掙快錢。這要是往后會漲的更厲害,她就是天天晚上掙快錢也不夠漲的快啊。
    “你不適合做這個,還是安心的上你的班吧?你手頭有多少錢?我在濱海有套房子,可以評價賣給你,首付也能分期,不過你得去我公司上班,然后慢慢分期還清。”
    劉暢原本想跟林芳多聊下,只是想起兩人的身份差距,還有現在根本就不認識,聊也沒意思,索性干脆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我不給人做情人,我結婚了,有自己的家庭,還有兩個孩子。”
    聽了劉暢的話后,林芳后退了一步看著劉暢。劉暢很帥,還年輕。而且看樣子應該比較有錢,只是她只想短期的做下湊夠首付,沒想過長期這樣下去。
    短期做做沒關系,反正自己都是兩孩子媽了,被人用用也沒什么關系。老公不會知道,也不會發現。
    但是讓她長期給人做情人,這不行。她有自己的家庭要面對,也沒想過丟下老公孩子不管。
    “呵呵,你想多了。我也結婚有孩子的,還四個呢。我讓你去湘印象上班,那里要招一個財務,如果你表現的好,一個月工資有七八千一個月,還有各種獎金。不過人要老實,手腳要干凈。”
    湘印象在濱海有四個分店,這邊需要招一個總管的財務。之前的那個財務,手腳不干凈,被人發現了。這件事情劉鄴跟劉暢聊天的時候說過,他擔心這邊的其他財務還有問題,正好劉暢過來濱海,他讓劉暢去看看湘印象的情況。
    劉暢沒打算動用自己的身份去安排一個人過去,他原本沒打算管這事情,只是剛好碰上林芳,便想著把這個女人給安排過去,因為這女人信的過。
    兩人前世同事那么多年,另外就是林芳在濱海沒有太錯綜的人際關系,跟湘印象的財務系統的人完全不熟,她如果能進去,能方便操作很多事情。
    “我現在還在上班呢,辭工要一個月的時間,辭快工要扣半個月工資。”
    聽了劉暢的話后,林芳猶豫了起來。湘印象在濱海很有名氣,而且這里七八千塊錢一個月的工資也是一個誘惑。只是她如果辭工的話,要損失不少錢,她又舍不得。
    “你明天請假去面試,我找人給你點方便。然后你回去辭快工,扣掉的錢我另外補給你。不過你去湘印象上班就要好好上班,如果表現的好,那套房子送給你也沒問題。我那套房子就在銀華新村旁邊,那里的小學和中學都是濱海最好的,你好好考慮下。如果想清楚了,明天早上就去面試,然后給我電話。”
    重生之南漂時代
    重生之南漂時代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