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江湖——風卷殘云 > 第429章 兵部侍郎 二
    此刻,二人已互拆十來招,樂正縱身一躍,雙腿張開,從頂上往下劈去一劍。
    葉凌風嘴角微微揚起,并無躲閃之意。
    緊接著揮動鐵劍,旋轉一周蓄力,由下至上,猛地回擊過去。
    樂正雖在體重上占據一定優勢,而且是從上而下的臨壓,但隨著葉凌風反手一擊,劍鋒猛烈地撞擊在一塊,瞬間被一股強勢的力道彈了回去。
    只聞‘砰’的一聲,碩大的身形瞬間落地,大理石板險些被壓碎。
    “沒用內力竟然還這么強,罷了,我也不用內力,可別讓其他人嘲笑。”樂正已是汗流浹背,喘息念叨道。
    葉凌風一個優雅的倒劍后背,笑道:“如何?”
    “再來!”
    樂正大喝一聲,腳跟一蹬,再次沖殺過去。
    葉凌風不慌不忙地見招拆招,右手輕輕一擺,將劍彈開,看上去絲毫不費力。
    鏘!鏘!
    樂正似蠻牛一般一個勁地沖殺,雖都被葉凌風拆掉,卻逼得葉凌風步步后退。
    片刻后,葉凌風的后腳跟離那條朱砂紅線只有幾步之遙,面對樂正的一招接著一招,似乎無還手之力。
    眼看葉凌風就要出界,觀戰弟子和古仁頓時瞪大雙眼,死死地盯著葉凌風的腳跟。
    “葉師兄該不會輸了吧?”
    “樂師弟把葉師兄都逼得無路可走了。”
    “我看不像,總感覺像是葉師兄的陰謀。”
    ......
    周圍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不停,葉凌風卻一副絲毫不在意的神情。
    就在這時,葉凌風微微一笑,身形突然來了一個側轉,身法極其之快!
    樂正撲了個空,往前方劈去,劈的卻是一道空氣。當他反應過來是,為時已晚。
    樂正猛地轉過身,只見葉凌風已出現在自己面前,一柄冰涼的白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樂師弟,承讓。”
    葉凌風笑道,隨即順手歸劍入鞘。
    樂正霎時被驚呆住了,癡癡地望著葉凌風,不知所措。
    半晌之后,才回過神來,大口喘息著,一番苦笑道:“葉師兄,你只拆招不出招,真是懶的名副其實。”
    “哈哈,你懂什么,這叫劍術。”葉凌風抱劍哈哈大笑幾聲,轉身退出場內,樂正收劍入鞘,隨后跟著。
    “葉凌風勝!”古仁喊道。
    “好!”
    “葉師兄真夠厲害的。”
    “葉師兄最后一招真是干脆利落。”
    ...
    四周頓時贊賞聲不斷,不少弟子看到葉凌風方才的最后一招,皆是拍手叫好。
    葉塵走上前去,笑道:“葉師兄果然厲害,嘿嘿,樂師兄也挺不錯的呀。”
    “就是就是,能把葉師兄逼得后退數步,你是第一個呢,胖子。”古雪兒蹦到樂正身旁,右肘推了推樂正的腰部,嬉笑道。
    樂正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汗,尷尬地笑了幾聲。
    隨即,從臺上傳來一陣聲音。
    “今日比試就到此為止。明天就是最后一場比試,葉凌風對戰林瀟。”古仁不緊不慢地說道。
    話落,正要轉身離開。
    突然,一道純凈爽朗的聲音從臺下傳出:
    “師父,弟子現在就能和林師弟一較高下。”
    “什么?!”林瀟最先發話道,猛地轉過頭,詫異地望著葉凌風。
    古仁捋了捋夾雜著幾根白絲的胡須,說道:“葉凌風,你剛和樂正比試完,體力消耗不少,不宜接著再比試。”“師父,弟子剛剛比試之時,未出內力和真氣,至于體力,稍作休息便不成問題。”葉凌風上前兩步,面朝臺上的古仁,拱手說道:“更何況現在尚未到黃昏之時,倒不如用這段時間將我和林師弟的最后一場比完,”
    這時,林瀟突然站了出來,說道:“師父,葉師兄剛剛才比試完,這樣對他來說未免有點不太公平。”
    葉凌風笑道:“林師弟,我真沒什么問題,剛才與樂師弟比試,我也是智取罷了,并未消耗多少體力。至于我有沒有使用內力,大家都能看得出來吧。”
    說完,林瀟便不再回話,兩人抬頭望著古仁,這事也就只能讓古仁來定奪了。
    古仁垂下眼皮,思索半會兒,開口道:“宗門大比只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就不在這上面再浪費一刻鐘了,既然如此,葉凌風先休息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后,開始最后一場比試。”
    “是,師父。”葉凌風和林瀟同時回道。
    古仁說完便轉過身走到石桌旁坐了下來,與齊韻一起喝茶休息。臺下的眾弟子則是原地就坐,三三兩兩成群在一塊,有說有笑,各交談各的。
    葉凌風回到原處,順手折了根草,叼在嘴中,坐到了樂正旁邊,笑道:“呆子,你就那么怕洗衣服?”
    “一個月呀師兄,多累呀。”樂正兩眼瞪大,右手伸出一個食指,大聲夸張道。
    “怪不得我和你比試之前,你跑過來說你要主動認輸。有時候呀,你真是比我還懶。”葉凌風兩手交叉護住后腦勺,緩緩地躺在地板上。側著臉頰,問道:“你是不是擔心我和你比試的時候內力消耗過大,導致我可能會輸給林師弟,然后你就賭輸了,接下來就是洗一個月的衣服是不是?”
    樂正滿臉尷尬地笑了笑,輕微地笑出了聲。
    “你那點小心思我還猜不出?所以我才會讓你盡全力地和我比試,如果你沒盡全力,大師兄我收拾你的辦法可不少呀。”葉凌風扭過頭望著樂正,戲謔道:“不過你還算比較聽話,嘿嘿,雖然你我都沒用內力,但卻看得出你的軀體上,體力已經耗費不少。”
    樂正坐了下來,細聲道:“嘿嘿,葉師兄,這次你和林師兄比試,有幾成把握獲勝?”
    葉凌風咀嚼了一下口里的草,頓了頓,說道:“這個嘛,說實話,我也沒多大把握,林師弟練功可是比我們幾個刻苦多了。”
    “哎,看樣子我可能真的要給陸信洗一個月的衣服了。”樂正仰起頭,苦笑道。
    葉凌風彈起身形,看到樂正滿臉失望的表情,笑道:“總之,這次我會拼盡全力地比試,至于結果如何,聽天由命吧。”
    這時,葉塵湊了過來,說道:“葉師兄,我看你這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似乎信心十足呀。”
    “嘿嘿,哪有,表面上從容冷靜,其實呀,心里早就發慌了。”葉凌風昂頭呆呆地望著天空,只見幾行飛燕劃過,許久之后,張口緩緩說道:“比試在即,臨時抱佛腳亦是無用,只能靠自己獨立面對。”
    旁人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葉凌風輕聲問道:“你們說,天上燕子會飛往何處?有家可歸還是四海為家?”
    樂正和葉塵見葉凌風突然莫名其妙地問起這個,心生疑惑地朝他望了過去。
    話落,葉凌風閉上了雙目,安心養神了起來,二人見狀,便不再打擾。
    ......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