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歸向 > 22.4,停一停,等民心
    天啟歷547年4月18號。
    經過了雙方的初步談判,雙方默契的停火,鈞禹城一方稍稍緩和了激烈的破交戰。
    但在這種疑似走向和平的氛圍下,雙方的談判卻進展得很不順。
    政府軍要求熾白放回崤山要塞,交還鈞禹城。熾白要求社商組能被允許能在千川北方四十八個城市區進行更多的社會管理活動。
    社商組不可能無緣無故將地盤送給政府軍,否則的話失去經濟基本盤,力量會萎縮,最終會任人宰割。而千川財閥一方也不可能答應熾白所說的四十八個城市自由活動、構建新城區,組建新工廠的要求,對此也直接回絕。
    開玩笑,經過這么一出,整個千川都了解了熾白在社會上搞事情的能耐了。真的要開放四十八個工業城,過幾年最高議會那就要換人了。
    在談判中。
    白業提出:“活動可以,你們先解散非法軍隊。”而社商組一方的代表:“堅決不同意這個說法。”
    熾白之所以同意和聯邦對話,最最主要的原因,內部還有一些人對千川上層抱有幻想。故就讓這批內部鴿派談判,這幫鴿派雖然對局勢還抱著一絲和平解決的幻想,但是絕對不傻。白業現在說放下武器,就能活動!沒人相信。
    在談判的過程中,最后的幻想逐漸開始破滅。
    在這稍微平緩的停戰時刻,雖然從軍事上來說,秩序軍是稍微犯了一個錯誤,讓千川得以喘息。但是在政治上,熾白這一步棋減少了內部意見分歧。
    而這場談判,也對新占領區放出了“秩序軍允許合作”且“會在一個穩定條例框架下合作”的訊號。
    北方諸多城市中,熾白的建設基金會的債券變得熱門,整個千川中的人們開始站隊。
    鈞禹城的秩序恢復得非常快,各個城市大大小小的勢力集群老老實實的,一個個私人山莊,在遇到檢查的時候,都不再提什么私人住宅不可擅入了,紛紛老老實實地開放,應對防雷防火安全檢查。新政府對下層的控制權威達到前所未有的強度。
    全新的社會機器可以在占領區運轉,那么這些地區也就成為秩序軍的根據地。
    ……
    對于江湖人士來說,天下的變化對他們來說就像日月輪轉,他們深受影響,只能旁觀,被動接受這時代的變遷。
    5月25日。
    天權門的太行山莊中,熾來極的金盆洗手大典即將召開。天權門的熾來極宣布年事已老,不適合插手江湖的紛爭,故退出江湖,但是實際上的原因,大家心照不宣。
    熾白此時已染指神器,熾來極作為其血親在江湖上走動不合適。對于熾來極本人來說,承接了這熾白的潑天名聲,固然自己能小心翼翼行事謹慎,卻管不住和自己有聯系的人,想要借助這關系上的名聲做一些事,(就比如葉家那個開賭場的妹夫,被熾白踹了,近期來被大家視作反面教材經典)這時候急流勇退,從此不問江湖事,能斷掉很多麻煩。
    在太行山莊上,鞭炮轟鳴,熾家的弟子們開門迎接著各方江湖好漢,做個見證。而南北的豪俠們,也紛紛送上拜帖。領著禮金,進入大廳中觀禮。
    ……
    白浩湯和寒皎池這對新婚還沒過一年的新人,也到達了這武林末時代的盛會。
    兩人來到山門下,拾級而上,看到山莊內一排排武徒以浩大陣列迎接。
    寒皎池有些酸:“月隕盆地疫肆虐,北地兵燹燎原,他們卻張燈結彩,好不喜慶。”
    白浩湯轉頭勸說道:“北方靖平是大事。熾來極前輩為了江湖少一點風波,所以才將隱退做得如此喧煌。這樣一來,以后江湖上那些心術不正的人就少了理由來冒名禍鄉。這是好事。”
    寒皎池:“哼,不就是出了一個長城嗎?以我來看,那個熾白幾次勝利純屬僥幸。”
    白浩湯無奈地搖了搖頭,總在江湖漂,視角不由受局限。
    白浩湯爺爺輩就是白家的嫡系。寒皎池不明白上位職業者的圈子,他可是明白北方這場大戰中,那人(熾白)現在是何等圣耀。
    上流家族往往就是這樣,第一代脫離后,第二代的視角還算清晰,第三代第四代,就漸漸不清楚世界的情況了。如果是先前的時代,白浩湯的下一代由寒皎池所生,眼界會趨同于市井化。
    正當白浩湯夫婦拾級踏上這山門臺階中段,在后方一百米。
    宇庭從樹木中走了出來,默默地朝著寒皎池看去,看著伊人此時幸福的笑靨,宇庭心如浸酸。捏緊的拳頭有心想做什么,但是,默默地忍了下來。
    ……
    視角來到千里之外,月隕盆地中,隨著軍團的介入,城市上的混亂已經開始結束。
    在街道上穿著防生化機甲的士兵,將一個個社區的人趕出來,剝光他們的衣服,讓他們進入消毒室強制消毒。然后噴火兵們進入下水道,對那些肆意生長的生化物種進行火焰凈化。而在街道上,更是一輛輛履帶自動裝甲車在巡邏,一切異類生物都會被打死,然后由自動機械狗拖到廣場上進行焚燒處理。
    整個三月份,熾白在北方橫掃千軍的時候,南邊這幫軍人,三十多個移動基地,一絲不茍地在完成任務。
    他們完成得相當認真。原因嘛很簡單!鈞禹城事變后,熾白在兩天內崩掉了十個移動基地。很顯然,現在跑到戰場上去圍剿熾白,是最危險的事情。而先前被派到月隕處理疫病的‘苦差事’反倒變成一個能完成的事情。
    這些挪移到月隕盆地的軍團長以及麾下的士兵們,完全看不到公務員的懶政現象,現在已經完全控制了城市疫病造成的混亂。
    而這卻讓一些黑暗組織,不得不遷移到邊緣地區,來逃避現在大變革浩浩湯湯所帶動的大勢。
    在黝黑的天然山洞中,李江婷靠在一個天然的石鐘乳椅子上,略帶皺眉地看著山洞下方數百位穿著黑色斗篷的人。
    這些人的臉色煞白,雙眼赤紅,手指指甲能從指間陡然伸長,說是妖鬼也是可以的了。他們此時正在爭先恐后搶奪血食。
    倒霉的血食是三頭牛,這些人面對生肉是完全不忌諱。殘忍的模樣,讓李江婷皺了皺眉頭。
    “哼”李江婷冷哼一聲,
    下方手染鮮血肉沫的教徒,眼睛赤紅褪去,恢復了清明,手指上的指甲也收起來,看起來和皮膚蒼白的人類沒什么區別,而眼睛中對李江婷是滿滿的畏懼。
    李江婷剛剛的輕哼讓這些人腦前部的植入體釋放大量能夠導致恐懼的激素。
    李江婷幽明的聲音在山洞中回蕩:“控制自己吞噬血肉的欲望,如果不能控制欲望,瘋狂的沉迷于血肉的吞噬,你們就會失去理智,變成低賤的食尸鬼。”
    這位曾經的半神,看著這群不爭氣的眷屬們如此意志薄弱的樣子,很是懊惱。
    在上古,黑暗領主們在征召眷屬的時候會避開普通人類。首先人類身體孱弱,而且人類在墮落病毒影響下,在面對血肉的時候,比癮君子面對違禁藥物的渴求還要強數倍。僅剩的理智會迅速消失殆盡。
    一旦毫不克制地攝入血肉,身體細胞就會無規則地分裂,分化,最后各個組織協調失控,變成暴走變異階段,無法完成正確進化,直接變成最為低等的食尸鬼。
    故上古黑暗領主們一般不選擇普通人類眷屬,但是非常樂意引誘那些意志堅強的英雄或是執念很強的人作為眷屬。因為有克制力能從血肉瘋狂中清醒過來。而信念堅持得越長,病毒改造的時間也就越長,在徹底黑化淪為傀儡后,戰斗力也就越強。首發m.33xs.電腦端:https:///
    上古黑暗領主需要調配眷屬的高能病毒和細胞簇都是從自己身上培養的,而現在李江婷是利用生物實驗基地培育的,否則的話她根本不會征召這么多普通人眷屬。就算她本體復活,把她本體吸干了也湊不出這么多墮落魔力。
    而現在這些低劣眷屬讓她氣得夠嗆。
    眼下她用儀器設備測定了一下,百分之九十的人細胞分裂已經失控,即將提前發育,無法完成正確進化,也就是變成毫無理智的食尸鬼。現在的李江婷不是心疼墮落魔力(病毒和細胞簇)而是在擔憂這么多無理智的食尸鬼出現,被人類政府發現,她的計劃就暴露了。
    墮落本該自由——但是李江婷在這個時代不得不與時俱進了,思維上帶上了一些科學理念。
    李江婷現在將自己眷屬群落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是即將異變成食尸鬼的,而另一部分是有可能進化成功的。
    她呢,原本是想利用月隕地區的混亂,做一年到兩年的研究的,但是現在,局勢的變化已經不允許這個計劃了。
    六日后。
    她乘車返回都市,同時早有準備地拿出了這幾天她麾下另一個團隊調查的資料,準備向趙源交差。而在電子通訊中,趙源也沒有怎么詢問她,大致看了一下李江婷上交的調查資料,就讓她過關了。
    秩序軍已經讓整個上層焦頭爛額,這些邊緣的“小事情”已經沒有精力來了解了。
    反倒是熾白麾下的社商組和執行組早已經注意到了她的活動跡象,開始進行調查。但相對于這個大時代,也將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
    天啟歷547年6月1號。
    原先的六個旅團迅速擴編成了十五個,主要的兵源來自于軍事部門在地方上的年輕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得知熾白要擴軍的時候,崤山山脈那批冬眠倉里的人給熾白提供了一大批人的名單。
    貫邢這位俘虜更是親自給熾白介紹了一批獵云畢業的優秀弟子。貫家這么做的原因,是因為熾白這邊已經證明了短期內不會被剿滅掉,這些老牌的政治家庭就開始投注了。
    貫邢等人翻轉之快讓熾白感到不可思議,弄得熾白都有些不好意思將核武放在崤山那邊了。如果不是考慮到基礎不穩,老牌旅團為骨干擴編二十個軍團都是可以的。
    在軍事高層會議上,一位位新任命的旅團長開始在會議上聆聽熾白最新的軍事安排。
    其中在熾白左邊的是大起義前就跟隨熾白的近衛派系,而在右側的那一票人,是以融家那些嫡系弟子為骨干在鈞禹城招收的合格成員,
    融紫卡這些人為基礎擴編的兩個軍團。——作為貴胄這兩個軍團現在訓練得很苦。
    當熾白的集團沖鋒戰術徹底否定了千川傳統的移動基地,即使是再頑固的人也清楚,時代已經變革。身為優等生的自尊心逼著他們掌握這種新戰術。
    而熾白很看好他們,別的不說,融紫卡這幫人中制造師的比例就很高。對軍團戰術的細節,以及裝備開發提出的問題水平要高得多。
    ……
    而熾白現在的眼睛卻盯在了地圖上。
    熾白:“各位,你們對月隕盆地有什么看法嗎?”
    融紫卡立刻搶先回應道:“從北方進入月隕盆地的最主要的道路被劍閣要塞所扼守,而劍閣要塞的防御——”
    頗有一番秘書的樣子,而在融氏集團上層,秘書是最高領導者的核心幕僚。
    熾白揮手制止了他的長篇大論:“繞過劍閣要塞,這里到這里,穿過地峽河道,然后再快速回來。”熾白手指在漢水上游畫了一個線條,又畫了回來。
    熾白抬頭對南月隴道:“你們的人在劍閣北邊一百四十公里的地方,都走一圈。在他們的觀察范圍內打一個擦邊球。”首發https://https://m.33xs.com
    這時候一旁的融長珂說道:“統帥,新兵的戰術訓練最起碼還需要一個月,才能初步勝任作戰任務。”
    融長珂的這句話,讓融紫卡,還有太云那批新加入秩序軍的新士官們不由怒目而視。
    熾白依舊盯著桌面上的電子地圖,無視兩撥人的斗雞眼。而是繼續用命令的口吻,進一步解釋道:“我們這次進入月隕的主力不是秩序軍。”
    熾白手指按在地峽河谷的地方,說道:“而是幾萬干部,進入月隕的首要目的是控制疫病災害。新兵團現在承接的是護送任務,至于戰爭風險,”
    熾白手握代表自己的兵棋子,放在了月隕盆地的東線:“我會讓他們好好談的。”
    鑄北鱗(融家分姓):“我們這樣進取,對現在和平談判是否有影響?”
    熾白掃視了眾人:“各位,眼下的談判只是非常短的一瞬間,這是兩個制度之間的碰撞,而這種碰撞在過去幾年來已經在經濟、社會領域上發生過了摩擦,摩擦積累的矛盾沒有解決,所以才誘發戰爭。換而言之,現在也只能用戰爭來解決矛盾。
    既然仗還是會繼續打的,他們不可能主動讓我們在新的地區推行大社會秩序,而我們就要主動證明我們有能力推行我們的社會秩序,所以,不要有那么多對和平抱有過多的幻想。”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