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任女 > 第五百章 暗夜行刺
    是夜,清風弄月,樹影婆娑。
    一高一矮兩道黑影出現在一處大宅門前,正是身穿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妊喬和贏勾二人。妊喬轉頭看向贏勾,道:“你可打探好了,魔宗的那些人今晚就在這里落腳?”
    贏勾微微點了點頭,神色擔憂地道:“姐姐,你還是回到那座古廟中等著吧,待我直接殺進去,奪下一枚精靈令牌后再去古廟中與你會合。”
    “不可!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可是……里面太危險了,那些人說不定正等著姐姐自己送上門來呢!”
    妊喬輕輕拍了拍贏勾的肩膀,“嗖”地一下,躥上了墻頭,對著贏勾比了個安心的手勢,轉眼間人就不見了。
    贏勾幽幽嘆了口氣,身形一晃,也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這處宅院很大,妊喬走在七彎八拐的回廊上,有些暈頭轉向。見迎面走來一隊巡邏的黑甲士兵,足尖輕旋,飛身躍上了梁柱,待那一隊黑甲士兵走遠后,她才悄無聲息地從梁柱上一躍而下。
    這么四處亂轉也不是辦法,得先找到那幾個鬼將們居住的院落才行。妊喬躲在一根廊柱后面,一掌劈暈了一名落單的黑甲士兵,將他身上的鎧甲和頭盔解下來,套在自己身上,跟著巡邏的士兵們向后院走去。
    后院是幾處連接在一起的院落,只見其中一處院落上空黑云聚頂,凝而不散,妊喬的心中便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她拉住身旁一名黑甲士兵的衣襟,悄聲道:“這位……仁兄,那處院落怎么看起來陰氣森森的?”
    那名黑甲士兵滿臉黑氣,一看便知是中了魔種之毒,但還沒有徹底變成一頭半魔人,仍有一絲神志尚存。
    “那里是鬼王大人的居所……小兄弟,你最好不要靠近那處院落!據說這個鬼王大人有一些特殊的嗜好,喜歡生食人血……”
    妊喬咧開嘴角,微微一笑,道:“多謝這位仁兄提醒,在下一定多多留神!”
    那名黑甲士兵看著妊喬一臉燦爛的笑容,怔了怔,道:“這位小兄弟,我好像沒有見過你,你長得如此俊美,我若是見過,定然不會忘記!你是新來的么?”
    妊喬的眼神躲閃了一下,朝著那名黑甲士兵的身后一指,道:“快看!那是什么東西?”
    那名黑甲士兵猛然轉過身順著妊喬手指的方向望去,卻發現自己的身后什么都沒有。待他再次回轉身的時候,妊喬已經一溜煙兒跑遠了,一邊跑一邊道:“失陪了,這位仁兄,在下有些內急……”
    “哎——小兄弟!你跑錯方向了,凈房在那邊!”
    妊喬轉了一大圈又繞了回來,目送那群黑甲士兵走遠了,才悄悄來到那處院落門前。見四下無人,輕輕推開了房門,閃身踏入了房間之內。
    房間內十分安靜,床榻上似乎躺著一個人。妊喬眼中厲芒一現,一揚手,數十片潔白的蓮花瓣飛旋而出,將床榻上的衾枕割成了無數碎片!隨即,她的雙眉一蹙,心中痛呼:糟了!自己上當了,床榻上并沒有人!
    妊喬正欲逃走,她的身后銀芒一閃,肩膀上就挨了一記重擊,她身上穿的黑甲應聲碎裂,發髻也散開了,右肩上一片血肉模糊。
    “哈哈哈哈——竟然是一個小丫頭!誰給你的膽子來偷襲本將?你難道不知道鬼王是不睡覺的么?”赤發黑面的鬼王大將手持雙鉤站在妊喬身后,一雙眼睛毒怨地盯著妊喬的背影。
    妊喬的心中一寬,還好他沒有認出自己,不過,此人的疑心太重了,一看就是一個心狠手辣之徒!若論單打獨斗,自己尚且能與他過上幾招,若是他再喊來幾個幫手,自己恐怕就很難脫身了。還是先趁機溜走吧,精靈令牌一事,只能日后再做打算了……
    妊喬甩手擲出了兩顆煙霧彈,滾滾嗆人的濃煙瞬間彌漫了整間屋子,妊喬掩住口鼻破窗而出,向遠處疾遁而去。還好她提前備下了這兩顆煙霧彈,沒想到竟派上了用場。
    鬼王掩口沖出了房門,對一隊巡邏的黑甲士兵大喝道:“有刺客!那個人受傷了,應該逃不遠,給我搜!”
    “是!”
    “嗖嗖嗖嗖——”
    一道道黑影拔地而起,將整座宅院圍得水泄不通。到處都是舉著火把四處搜尋的黑甲士兵。
    妊喬的面色慘白,大滴的汗珠兒從她的額間滾落而下,右肩處傳來了一陣陣錐心蝕骨般的疼痛之感,妊喬垂頭看了一眼肩膀上深可見骨的鉤傷,將幾枚金色的療傷符拍在了傷口處,暗自咬了咬牙,心道:贏勾怎么還不動手?
    “唰——”
    妊喬身后一扇房門打開了,一道白影閃現在她的身后,妊喬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剛想發出驚叫,就被一只溫熱的手掌捂住了口鼻,拖入了房間之內。
    房門悄然闔上了。妊喬下意識地想要掙扎,卻被那個人拖著丟入了一個盛滿水的浴桶之中。“撲通”一聲,水花四濺,妊喬從浴桶中探出頭來,正欲開口,就見到一個半身赤裸的男子翻身躍入桶中,抓住她的頭發將她的腦袋直接按入了水底。
    “嘭——”
    房門被撞開了,鬼王大將帶著一群黑甲士兵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他瞥了一眼房間內的那名男子,聲音陰冷地道:“賢弟真是好雅興,這么晚了還在獨自沐浴?別是在浴桶中藏了什么人吧?”
    浴桶中的男子冷冷一笑,道:“鬼王大將帶著一群人夜闖小弟的居所,不知有何貴干?莫不是來看小弟沐浴的?”
    鬼王冷哼了一聲,怒道:“本將可沒有斷袖之癖!剛剛有一名女子闖入了本將的房間,意圖行刺,有人說看著她朝這邊跑了,怎么轉眼之間,人就不見了呢?”
    “哦?鬼王大將這是來找小弟要人來了?”浴桶中的男子眸光冰冷,緩緩地從水中站立起身。
    房間外,傳來了一陣吵嚷之聲。鬼王的目光閃了閃,對身后的那群黑甲士兵道:“去看看,外面發生了什么事!”
    他也跟隨著那群黑甲士兵走出了房門,臨行前轉過頭,惡狠狠地瞪視了那名男子一眼,道:“白衣無常!收起你那點兒小心思,我會替魔君盯著你的!”
    “慢走不送!”
    鬼王走后,房門“啪”地一聲關上了。
    任女
    任女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