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神級文明 > 第兩百二十六章 茍到結局才是王道
    ……
    虛擬競技場外,整個會場一片沸騰。
    不久前,吳輝與勞倫斯狠狠給了三皇子查爾斯,一個畢生都難忘的教訓,那種令人為之驚嘆的轉折,讓現場觀戰的人們大呼過癮,到現在都意猶未盡。
    可就在剛剛,原本與查爾斯皇子,卡倫·冰川,相結盟的本·斯圖亞特,居然立即趁勢反叛。
    現在斯圖亞特已經帶人與北地海妖卡倫·冰川,重新展開了合作,再次將目標直指吳輝,勞倫斯,以及曾經的盟友三皇子查爾斯。
    這種天才選手為了勝利,不擇手段的轉變,讓現場觀眾嘆為觀止,更讓這場晉級賽的最終結局,撲朔迷離。
    主席臺上,三位魔法界圣階大佬,同樣在密切關注著競技場內的種種轉變。
    其中宮廷圣魔導師安德魯·海威,臉色最為難看。
    他的弟子三皇子查爾斯,不僅被吳輝與勞倫斯搶了大龍,還險些遭到反殺,現在盟友斯圖爾特直接背叛,反過來要與卡倫·冰川一同,將查爾斯與吳輝等人,全部淘汰出局。
    可以說,查爾斯大勢已經去掉了一半,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
    這讓他這位做導師的,內心愁緒萬千,整個人都如同一顆點燃導火索的炸彈,隨時都有可能被引爆似得。
    魔法協會的現任會長凱斯·伍德,臉色也好不了哪去。
    他沒想到向來光明磊落的斯圖亞特,居然也會背信棄義,不擇手段,臉上多少有些尷尬。
    不過好在目前局勢對斯圖亞特有利,這讓他暫時釋懷掉不少。
    反倒是“冰災”伊斯維爾,滿臉春風得意,故意安慰道:“安德魯老兄,這就是你們先前談論的戰術。斯圖亞特不再與查爾斯結盟,那是因為查爾斯他失敗了,他沒有結盟的價值,而我們卡倫·冰川,才是最好的選擇!”
    卡倫·冰川一直沒有什么大動作,但是卻在晉級賽的關鍵時刻,一鳴驚人。連“星辰隕落”這種大殺器都拿到了手,僅以一人之力,就逼的斯圖亞特及其同伴二十多人,全部被迫與他合作。
    這種出色的能力,與狠辣果決的手段,不得不讓人拍手稱絕。
    “哼!伊斯維爾,別高興的太早,現在時間還多的是,最終鹿死誰手還說不準呢!”安德魯語氣不善,一雙眼睛都仿佛要噴出火來。
    “按照現在的局勢,晉級賽冠軍當然會屬于我的弟子卡倫·冰川。”伊斯維爾充滿自信的呵笑道,“這場賭局我贏定了!”
    “伊斯維爾,你太得意了,我的弟子斯圖亞特也是很有希望的嘛。”
    伍德會長故作沉穩的插了一句,隨后轉眸看向一旁默不作聲的吉米·崗特,“老家伙,現在知道發愁了?早就跟你說過不要與我們賭,你就是不聽,這能怪得了誰?依我看,你押注的吳輝,好日子已經到頭了。”
    吉米·崗特抽著煙袋,哼唧了兩聲沒有回答,一雙充滿愁苦的眼睛,正緊緊盯著轉播水幕。
    兩大天才的聯手,以及足足二十多名中高級魔法師,共同參與圍剿,再加上試煉峽谷還在不斷縮小,可躲避的地方已經越來越少。
    照這樣下去,完全就是一副要將吳輝與勞倫斯強行搜刮出來,再生吞活剝的架勢呀!
    ……
    時間一點點過去,試煉峽谷之中。
    “大,大哥,快,快跑啊!他,他們又追上來啦!”
    一片布滿原始森林的山嶺深處,先前揚言要打爆一切的勞倫斯·坎布爾,正提著自己的法師袍,發足狂奔著。
    他那蓬頭垢面,滿臉汗污的臉上,哪里還有曾經的囂張與猖狂?
    做為他的隊友,吳輝正跑在他的身側。
    兩人在林子中跑的飛快,就像是兩只敏捷的狐貍,一路見縫插針,毫無停頓。
    但就在兩人身后,不出百多米距離,已經布滿了人影。
    其中有兩個身影,一左一右,正當先向他們兩人飛速逼近。
    如果仔細看去就能發現,這首當其沖的兩人,正是來自學院的天才本·斯圖亞特,以及北地海妖卡倫·冰川!
    “點火,把這片林子都給點了!”
    吳輝在奔跑中隨手一揮,一個大開大合的命令,就給傳達了勞倫斯。
    “大,大哥,這片林子實在太大了,我,憑我一個人點不著哇!”
    勞倫斯苦著一張臉,現在他再也不想裝逼了,這段時間以來,如果不是他一直小看的吳輝,帶著他一路左避右突,逢兇化吉,他恐怕早就被斯圖亞特和卡倫這兩個狗賊,生剝活剮,活活凌辱至死了。
    “這片是針葉林,全是松樹,好點的很。喂喂,我說你做為一名魔法師,就不能多看看書,多學學文化知識?”
    吳輝白了他一眼,催促道,“算了,我給你加持增益魔法,你趕緊點火,他們就要追上來了!”
    言罷,那柄光彩逼人的圣器法杖,又一次被吳輝拿了出來。
    隨著吳輝將強大的增益魔法施展出來,勞倫斯頓時如同打了雞血,轉身就將七八個碩大的火球術丟了出去。
    霎時間,勞倫斯與吳輝身后,整片森林都騰起了一片大火。
    “嗚啊!燙,燙死我啦!”
    “小兔崽子,你們逃不掉了!”
    “快,水系的,冰系的,快來滅火!”
    追殺吳輝與勞倫斯的學院派魔法師們,紛紛被大火逼退,叫罵不止。
    斯圖亞特與卡倫·冰川,同樣被大火阻擋了去路,但無奈的是,等他們滅了擋路的大火,勞倫斯與吳輝又一次逃之夭夭。
    “呼,呼……吳輝大哥,你實在是太厲害了,小弟算是服了。”
    成功逃出包圍圈,勞倫斯氣喘吁吁的癱倒在地,他對吳輝的敬佩之情,也隨之高漲了幾分。
    說出去別人可能都不信,在過去的一個魔月時之內,他們兩人愣是被斯圖亞特和卡倫·冰川帶人,追殺了七八次。
    斯圖亞特與卡倫這兩人,帶著二十多個學院中高級魔法師,一路窮追不舍,當真把他們兩人追殺的狂奔如狗。
    吳輝確實拿到了一件圣器,可也擋不住那么多人的攻擊啊。而他也自信單挑斯圖亞特或是卡倫·冰川任何一人,都不會落下風,但無奈的是,對方人數實在是太多了。
    別說斯圖亞特與卡倫·冰川這兩人合力,就算是那二十多個中高級魔法師,也足夠將他們兩人輪上好幾遍了。
    這段時間如果不是有吳輝一直引路指引,并且不斷給他施加增益魔法,他恐怕早就體力不支,活活累死在路上了。
    “哎!大哥,我們不能歇了,斯圖亞特和卡倫又要帶人追上來了!”
    勞倫斯滿臉沮喪的站起身,憤恨罵道,“斯圖亞特和卡倫這兩個混賬,竟然帶著那么多人聯起手來對付我們,真是太卑鄙!太不是東西了!”
    “唉!”剛罵完,勞倫斯又慫了下來,“大哥啊,我覺得我們不能再這么跑下去了,再跑也不是個事啊,你快想想辦法,不然我們就被要他們清出場啦!”
    “別急,淡定。”
    吳輝慢悠悠的抬了抬手,看他漫不經心的模樣,勞倫斯簡直頭皮發麻,心急如焚。
    不論勞倫斯如何焦躁,吳輝始終不以為然。他兀自站在小山嶺的側面,放眼向四周望去,看模樣就像似在尋找些什么似得。
    忽然,吳輝嘴角微微揚起,抬手指出了一個方向:“跟我走,我已經有辦法了!”
    ……
    虛擬試煉峽谷之中,靠近中心地帶,有這樣一處荒涼破敗的古代陵墓。
    這里雜草叢生,斷壁殘垣,四周寂靜無聲,荒僻的嚇人。
    就在這由巖石構筑,半塌陷的陵墓地宮里,一隊鬼鬼祟祟的魔法師,一路悄悄溜進了陵墓深處的主墓室中。
    這隊魔法師中,領隊的那一位,正是著名煉金大師吉米·崗特的助手,擁有一張顯胖圓臉的中級魔法師科迪。
    在他身后,則是吳輝的女奴,身材嬌小,披著兜帽掩飾真容的海妖公主,黛西瓦·海歌。
    他們兩人能夠碰到一塊自然并不是巧合,為了能獲得更高的名次,他們兩人在進入競技場前,就進行了短暫的商討,這也是他們能在競技場中,一直堅持到現在的重要原因。
    在他們身后,還跟著兩位隊友。
    一位,正是預選賽中第92名,來自鄉下體態消瘦的皮爾特·馬諾。
    由于他又窮又弱排名又很低,很自然的在進入競技場后,第一時間就被第8名的貴族隊友無情拋棄。
    好在他也習慣了這樣的偏差待遇,很快就找到了前一天晚上,在酒館里認識的科迪與海歌,三人重新組好了隊伍。
    剩下的另一位,則是排名高達29名的中級魔法師里奇·泰勒。
    他相貌平平,個子不高,還有些半禿,但實力不錯,性格耿直。
    可惜他剛剛進入競技場沒多久,倒霉的隊友就被野怪給吃了,危機時刻幸好得到科迪小隊的搭救,在科迪等人的勸說下,他隨后也加入了科迪小隊。
    做為一眾貧民魔法師,想要獲得高名次,抱團茍活無疑是最好的方式。
    不過茍活也有茍活的技巧,他們三人在科迪的帶領下,依靠獵殺弱小的野怪攢積分,同時一路避開人群,專挑小路走。
    哪里樹多,草多,殘骸多,他們就往哪里鉆。等到競技圈開始縮小時,再悄悄的轉移陣地。
    這不,第二輪的晉級賽時間已經過半,他們依舊頑強的存活了下來,并且還在靠近中心點的位置,搜尋到了一處十分隱蔽的藏身點。
    “對,就是這里,我們只要躺在這里面,鬼才能找到我們!”
    墓室中,科迪“嘩啦”一聲,推開了一具石棺的棺蓋,用手在里面扒拉了幾下,將里面的腐朽骸骨扒拉到了一邊,翻身就要往里面爬。
    “科迪老兄,真有你的。”
    “這種地方,還真是絕妙啊。”
    皮爾特與里奇·泰勒互相看了一眼,紛紛開始動手掀棺蓋,扒拉里面的腐朽骸骨。
    這地方似乎是某個君王的陵墓,主墓室里大大小小的棺槨有七八座,躲在這種荒蕪偏僻,鳥都不拉屎的陵墓深處,還真是鬼才能找到他們。
    “等等!我,我拒絕!”
    就在科迪等人,正在努力扒拉棺槨之時,海歌公主站在原地,嬌眉微皺,始終不為所動。
    開玩笑,她黛希瓦·海歌在廣袤的海洋之中,好歹是一位高貴的王族公主,千金之軀,怎么可能扒拉骯臟的骸骨,躺進如此丟人的棺材之中?
    “哎呀,我說海歌小姐,現在可不是挑剔的時候。”
    科迪連忙過來勸解道,“這場晉級賽,對我們這些小角色來說,茍活才是王道。我們這幾個,要戰斗力沒戰斗力,要戰術沒戰術,如果不茍活,難道還要出去跟他們拼啊?”
    “是啊,海歌小姐。”
    已經坐進棺材的里奇·泰勒,點了點頭,耿直勸說道,“現在外面可是斯圖亞特,查爾斯,以及海倫·冰川的天下,他們都是大貴族,絕大部分參賽選手都依附著他們。我們幾個出去,除非求著給他們當炮灰,否則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被輕易消滅。”
    “我可不想那些大貴族打交道,他們都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滿臉窮酸樣的皮爾特,也坐在棺材里搖著頭道,“唉,這里是臟了點,不過我還是寧愿在這里躲一躲,等到決賽圈時,再出來混點積分,提升提升排名,最終成功幸存到最后,這就足夠了。”
    “可,可是……”海歌公主依舊滿臉排斥,看著充滿腐臭的棺材,以及棺材內丑陋惡心的骸骨,她渾身每一個細胞都透著抗拒。
    “哎呀,海歌小姐,現在沒什么可是的。我們躺在這棺材里,就算躲到大賽結束,恐怕都沒人能找到我們。到時候我們就在外圍刷一刷積分,撿一撿漏,如果走運的話,說不定還能晉級下一輪決賽呢!”
    科迪努力勸慰,一邊還主動推開了墓室中主棺槨的棺蓋,伸手將里面胡亂清了清,推薦道,“海歌小姐,這絕對是這里最好的一尊棺材!”
    可是,最好的棺材那也是棺材啊,海歌公主都快要吐了。
    ……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