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科幻末世 > 諸天領主空間 > 2056章 暴怒的夏躍
    暴怒的夏躍有多可怕?
    智慧寶樹王深有體會!
    風云月三使被救上來后,言說他便是中土明教教主,總教圣女黛綺絲已然不再純潔,圣火令全被奪走,十位寶樹王便再忍不住,直接動起手來。
    正因遭成昆接連算計成功,滿腔怒火無處發泄,這群家伙還往刀口上撞,夏躍都不用其他人幫忙,一言不發就沖了上去,火力全開。
    自打來到倚天世界,架打的雖不多,也有那么好幾次,但夏躍從來都是只用七分力。
    先前就已經說過,這廝喜歡謀定而后動,簡而言之,就是能支使手下打,他絕不親自下場,即便是自己要下場,也是留足了后力以防不測。
    說他小心也好,說他陰險也好,或是膽小也行,反正他就是那種受迫害妄想癥患者,凡事留幾分,退路先想好那種人。
    成昆能把這種前年老烏龜給氣得暴走,不得不承認,他不愧是倚天世界最大的幕后黑手,姜還是老的辣啊!
    拳來腳往,夏躍壓根兒不設防了,反正憑十大寶樹王的能為,還真破不了他這身烏龜殼,反倒是要讓他一掌一拳的轟實了,誰中誰躺下。
    噼里啪啦一陣亂斗,除開早早退開的智慧寶樹王以及重傷未復的常勝寶樹王,其他九位瞬間躺地。
    “哼,中土明教不是波斯明教的附屬,也不是你們的分舵,即便咱們都奉明尊,中土明教弟子首先也是中土人,其后才是明尊弟子,本座奉勸諸位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中土這潭水不是爾等能摻和的!”打完收工,夏躍哼了一聲,冷冷的告誡他們。
    “夏教主,大元帝國之強大不是你們能撼動的,大元朝廷的實力也并非你們在中土見到的那些,汗王奉朝廷旨意,要我們前來中土勸告你們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否則他定要傾汗國之力助朝廷平叛!”智慧寶樹王對武力鎮壓中土明教徹底絕望,故而好言好語的相勸道。
    “哈哈哈哈,你波斯明教如今在故地還有幾分地盤?!給元廷當狗,別說肉,便連骨頭都沒吃到,反倒是巴巴的給元廷當說客!”夏躍大笑著嘲弄道,別人不知,他難道還不清楚,波斯故地早非明教的地盤,總教這幫人被人攆的像老鼠一般躲藏,不得不屈身事元換得茍延殘喘,如今在自己面前裝得人模狗樣,著實可笑。
    “你們的腰直不起來,愧對明尊,本座卻是要挺直了腰桿,堂堂正正做人!道不同不相為謀,告辭,后會無期!”夏躍呵斥完轉身便走,帶著一干人跳上另外一艘船,壓根兒不廢話,就是打算奪船而去。
    智慧寶樹王同其他幾人互相對視一眼,個個嘴角苦笑,這趟遠行看樣子是要鎩羽而歸了。
    技不如人,這幫人倒也灑脫,當然,也有可能是為波斯明教留條后路,對夏躍奪船之舉視而不見,頗為光棍的接收了另條船上的教眾,目送夏躍等人離開。
    這么一折騰,說是沒有多一會兒,其實也大半天過去了,成昆搶走的戰船早已溜得不知蹤影。
    無奈之下,眾人只能先抵達陸地再謀算下一步。
    晃晃悠悠的在海上又走了三天,戰船抵岸,夏躍等人上岸之后在就近集鎮購買了一批騾馬,將就著趕路,直奔集慶府。
    待他們趕回,時間已經過去半月,察罕并未在城里,而是率軍南下打張士誠去了,坐鎮城中的乃是陳應輝等南路軍將領。被迎進江南平章政事府,夏躍洗漱一番,便來到察罕留下的書房中查看各地軍報,只有趙敏稍事休息后又轉了進來。
    “夏大哥,你說這成昆帶著謝獅王能跑哪兒去!?”趙敏沏上一杯茶端到夏躍面前問道。
    “沿途我遣人在江浙一帶打聽過,均未發現這廝的蹤跡。”夏躍放下軍報,端起茶水抿了一口,然后靠在椅背上,捏著眉心,“如今他徒弟陳友諒軍敗被殺,能隱匿行跡,又有足夠勢力的地方,只剩下一個!”
    “少林派?!”趙敏多聰慧的人啊,一下子就猜了出來。
    夏躍也不疑惑她怎么知道,這姑娘的聰敏,老早就已經領教過。
    “是啊,少林派。他隱匿少林派二十余年,又是空見神僧的弟子,輩分極高,除了渡字輩的那三位,空字輩的也沒有幾個,剩下圓字輩的一代中,他也算是話語權最重的幾人之一。二十年布局武林,我不信他在少林派中就沒有根底沒有親信。”夏躍喃喃的解釋道。
    “渡字輩?少林還有渡字輩的高僧?”趙敏頗為驚訝的問道。
    原來,六大派圍攻光明頂之際,她成功救出父兄后,便曾率軍圍剿過少林派,當時因為少林空字輩的高手幾乎都隨掌門方丈去了昆侖山,她幾乎沒費力氣就攻破少林派,誅殺了不少少林弟子,雖然不少人都逃脫了,但少林派也算是遭遇滅門大禍,即便是如此大難,她也未曾見到所謂渡字輩的高僧出手,如今聽聞夏躍說起,她才有些疑惑。
    夏躍瞥了她一眼,對有些事心知肚明,也不以為意,只是笑著說道:“不過是江湖大派存世之道罷了,你且想想,少林派自隋唐大興,傳承至今大幾百年,歷代雖有鼎盛之時,也不是沒有低谷之際,他們能夠香火不斷,始終得以武林頂尖大派地位立足,豈能沒些手段!?”
    “你的意思是,他們根本就沒打算跟朝…元廷對抗,金蟬脫殼溜了!?所以,渡字輩的高手才沒出手!”趙敏一點即透。
    “嗯,所謂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只要高手、精銳門人弟子和典籍不失,到哪里不能復興少林?更何況,元廷也不可能久駐嵩山,終有一天,他們還能回歸山門重立少林派。”夏躍指點道。
    “原來如此,那少林渡字輩就只剩三人啦?他們武功怎么樣?跟你比呢?”心中疑惑消解,趙敏倒是好奇起少林三渡了。
    “只剩三人,法號分別是渡厄、渡劫、渡難,這三位當年同陽頂天教主比斗,輸了之后便隱匿少林后山,修持枯禪,合練金剛伏魔圈陣法,期待著有朝一日能打敗陽教主一雪前恥吶!至于跟我比嘛,呵呵,單打獨斗,我不懼他們任何一人,倒是那金剛伏魔圈不可小覷,我也沒有必勝把握。”
    “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啊?”趙敏疑惑了,因為夏躍說的實在是太詳細,彷如對這三僧仔細調查過一般。
    “明教也是江湖勢力,少林乃生死大敵,豈能不詳加探查!”
    趙敏點點頭,這個解釋倒也說得過去。只不過,心里想起當初自己主持汝陽王府時,并未像夏躍這般仔細探查對手,暗道自己果然比不上他,幾次失手倒也不冤枉。
    “嗯,聽夏大哥這么一說,我篤定那成昆此時已經回了少林派!”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