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狼 > 第854章 天刀淬體
    小磨世盤源自幽冥,是天狼參悟輪回路上的大磨世盤凝聚出來的東西。本來這件東西只是空有其形,并無神韻。
    大磨世盤為了擺脫冥皇的掌控,進而重開輪回路,求助于天狼。
    經過不懈的努力,天狼終于打敗了冥皇,讓大磨世盤重掌了輪回路,由輪回支路演變而成的幽冥也因此消失了,而天狼的小磨世盤也因此得到了完善。
    可以這么說,天狼的小磨世盤就是這世間的獨一份。
    輪回大道也是天地大道的一部分,用來對付天道之力,最合適不過了。
    但小磨世盤如今已經是屬于天狼的東西了,它的威力受到了天狼實力的影響,根本無法對抗那天地道則,磨盤轉動不起來。
    “吼!”
    在這關鍵時刻,游走于天狼人體宇宙當中的那頭黑龍,也就是由星空體和天狼的血脈衍生出來的混沌火胎,似乎察覺到了天狼的險境,發出了一聲怒吼。
    它的龍軀忽然烏光大盛,遮蔽了整個人體宇宙,就是那一百零八顆閃閃發亮的大星,都被它的光芒所遮蔽。
    轟隆!
    忽然間,黑龍像是掙脫了某種束縛,沖出了人體宇宙,遁入了天狼的丹田之內,纏繞到了小磨世盤之上。
    在混沌火胎的推動下,小磨世盤瘋狂的轉動了起來。
    “小黑,你竟然突破了,太好了!”
    混沌火胎出現得太及時了,否則天狼得花大部分精力來壓制那天道的力量,若是那個時候鐘離南天來攻,他根本抵擋不住。
    有了混沌火胎和小磨世盤的幫忙,天狼終于松了一口氣,他開始運轉大夢仙訣和星空體,瘋狂的吞納著小磨世盤碾壓出來的精純能量。
    這股能量里的狂暴因子都被小磨世盤凈化掉了,天狼煉化起來非常的容易。
    在這股能量的滋潤下,天狼那被雷霆天刀斬出來的傷口在不斷的愈合,而且沒有留下任何的道傷。
    更加讓天狼驚喜的是,他每吸收一分天道之力,他的五種道則就會強大一分。
    與此同時,他的肉身和元神在這股能量的淬煉之下,也發生著一些微妙的變化,這是質的升華而非量的改變,天狼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在變強大。
    “半祖境果然非同凡響,沒想到天刀臨體竟然有這等好處,不過若是沒有小磨世盤的話,估計光是這一刀就足夠要我半條命的了!”天狼在心中感嘆道。
    而另一邊,鐘離南天也被雷霆天刀腰斬了,看起來狀況和天狼差不多,但他卻比天狼輕松寫意得多。
    雖然他沒有混沌火胎和磨世盤,但他卻有那逆天器物星河譜,他直接將天道之力引到了星河譜之內,那股可怕的力量連浪花都掀不起一點就被吞噬了。
    不過鐘離南天雖然解決掉了那股天道之力,卻無法在短時間根治他身上的道傷。
    雖然兩人都化解了天道的拷問,但結果卻截然不同,天狼用身體吸收感悟天道之力,借之壯大己身。
    而鐘離南天卻是借助外物,將那天道之力剝離,兩人的做法和取得的成果,高下立判。
    轟隆隆!
    看到雷霆天刀無法將這兩個家伙斬滅,天道似乎震怒了,只見無盡雷鳴響起,天穹之上頓時亮起了無數的鋒芒。
    “窩草!”
    天狼和鐘離南天看到那漫天的雷霆天刀,都忍不住在心中坡口大罵。
    這太特么不講道理了,如此可怕的手段,還弄出這么嚇人的數量,這簡直是不給人活路啊!
    但天道顯然沒有聽到他們的心聲,無盡刀芒如同雨點般斬落了下去。
    在這一波攻擊之下,神帝星之上的地貌瞬間大變樣,無數的山川河流消失了,出現了無數縱橫交錯的深淵和天坑。
    ……
    神域之外,一座大陣之上亮起了一片千丈大小的光幕,這是陳輕山布下的道級監視陣,和他留在神域之內的監視陣相通。
    此時,神起星的所有修者,還有部分聞訊而來的其它星球的宗主和族長們,都站到了那大陣之前,聚精會神的看著光幕里面的影像。
    那是天狼和鐘離南天渡劫和戰斗的畫面。
    眾人緊握著拳頭,額頭鼻尖上不斷的冒著汗,有的人身體竟然打起了擺子,似乎比戰斗中的那兩人還要緊張。
    “這還是天劫嗎?別說血肉之軀,就是一顆星辰都被斬滅了吧!”有人哆嗦著雙唇說道。
    有的人在看到雷霆天刀將天狼腰斬的時候,直接嚇得跌落在地,根本不敢看下去。
    雖然只是通過監視陣的光幕看到那樣的畫面,但那天道之威,光是看一眼都能讓人膽寒,特別是那些修為不夠的修者們,有的直接吐血暈了過去。
    “這就是域主的實力嗎,簡直太可怕了!”
    神起星之外的眾多修者看到這樣的場景,對天狼的實力有了個大概的認識,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為什么天狼可以成為域主,而不是其他人。
    “域主實力強大是好事,只要他打敗了鐘離南天,我滄瀾星域就徹底的自由了!”有人興奮的說道。
    “事情沒你們想象的這么簡單,剛才你們應該聽到他們的談話了,鐘離南天已經是半祖境二層了,也就是我們曾經以為的祖境!”
    顏白衣看著光幕中的那兩個人,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聽完他的話,眾人都沉默了,無論是祖境還是半祖境,對于他們來說都是傳說中的存在,但這卻不妨礙他們對境界差異的理解。
    “老四,你怎么看?”
    陳輕山緊盯著光幕中的畫面,一臉的嚴肅。
    “天狼如今是半祖一層境,他傾盡全力之下堪比半祖二層境,實力不亞于鐘離南天,但你們剛才也看到了,鐘離南天本來已經道心崩塌了,卻在聽到那神府中傳出的聲音之后就恢復了清明。”顏白衣說道。
    “你是說,鐘離南天的背后還有更加強大的存在?”陳輕山和傅大通異口同聲的說道。
    顏白衣默然的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看得陳輕山和傅大通一臉的疑惑。
    “兩個蠢貨,以你們對鐘離南天的了解,你們覺得他會屈居于他們之下,或者受他人的擺布嗎?”一直沉默的陳輕舟一臉鄙視的說道。
    聽完他的話,陳輕山和傅大通都沒有生氣,反而沉默了起來。
    是啊!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師尊之外,鐘離南天是不會和任何人平起平坐的,更不要說屈居于他人之下了,除非那隱藏在他第九神府里的存在比師尊還要厲害。
    “樊尊!”顏白衣忽然喊道。
    “屬下在!”
    天命館的臨時掌舵者樊尊當即站了出來。
    “讓天命館的弟子以域主之名通知各方勢力,讓他們嚴守神域外圍,只要對星域子民抱有敵意的生靈出現,立即斬殺,無需上報!”
    顏白衣冷冽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回蕩。
    “尊老祖令!”
    ……
    神域,神帝星。
    天狼和鐘離南天被天穹之上落下的雷霆天刀千刀萬剮之后,都元氣大傷,正在抓緊時間恢復。
    天狼催動小磨世盤,不斷的碾磨天地道則,汲取它的能量和道韻,淬煉肉身元神和他的道則。
    懸浮在天狼頭頂之上的混沌仙鼎,在為他擋住了數十道刀芒之后,也出現了滿身的裂縫,正在不斷的吞噬雷芒淬煉自己。
    藏身在天狼雷霆洞天里的狼靈,也在不斷的汲取天劫之力重塑身軀。
    隨著天狼不斷的汲取天道之力,與他血脈相連的狼靈也在不斷的壯大。
    重塑了身軀的狼靈,外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比以前更加的威猛了。
    它的身上不再是熊熊燃燒的黑火和符文,而是呈現黑紫兩色的細密毛發。
    它的兩只眼睛變成了紫色,宛若蘊含著雷光,閃閃發亮。四只狼爪粗壯而有力,踏著黑火重生。
    現在的狼靈已經不再是半能量半實質的狀態了,而是一只有血有肉,有著獨立思想,又與天狼心意相通的半祖之狼。
    天狼在不斷的變強,鐘離南天自然發現了,也看出了一絲端倪,但當他想要靠自身的實力去煉化天道之力的時候,他的道傷卻更加的嚴重了。
    “未免夜長夢多,還是我出手吧!”
    之前對鐘離南天醍醐灌頂,將他從道心崩塌的狀態中拉回來的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好!”
    鐘離南天雖然知道這個時候放那個家伙出來不是什么好事,但時不我待,局勢根本不容他想這么多。
    嗖!
    隨著一陣破空之音,一個巨大的爪子從鐘離南天的第九神府中探了出來,那閃爍著烏光的爪子不斷伸長,眼看就要刺到天狼的身體之上了,但天狼卻不為所動。
    “這小子怎么回事?難道……不好!”
    那爪子的主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當即就想將爪子收回,但已經太遲了。
    嗤!嗤!嗤!
    只見一陣血花飛濺,數十條尖銳的蔓藤從天狼的第一個洞天當中飛了出來,直接洞穿了那只爪子。
    嘭!
    在那數十條蔓藤的絞殺之下,那爪子發出了一聲爆響,直接變成了血霧,被那數十根蔓藤吸收。
    “靈尊,你竟然真的沒死!”
    隨著一聲憤怒至極的咆哮,一道黑影從鐘離南天的第九神府沖了出來,變成了一道撐天巨影。
快三投注的方法和技巧